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君小屋

-----行君子之风 立君子之德 标君子之魂----- 

 
 
 

日志

 
 

【视角】 高官情妇为何不乏“丑女”  

2014-06-18 09:50:20|  分类: 网闻评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官情妇为何不乏“丑女”


       昨日,一则“上半年通报查处12名女性涉贪官员 部分以色谋权”的新闻引发了网友关注。但点开新闻之后,几个高官情妇身份的女官员的长相却不像网友想象那么出众。事实上,在已经披露的高官情妇中,长相一般、甚至被很多网友称为“丑”的并不少见,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一些高官情妇长相并不出众
人们通常认为高官情妇都比较年轻漂亮,但实际并不总是如此。上半年通报查处的12名女性涉贪官员中,有两位涉嫌“以色谋权”,分别是原扬州市环保局局长金秋芬和原湖北宜昌市副市长郑兴华,有消息称金秋芬是原南京市市长季建业的情妇,而郑兴华则是原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的情妇。南京市长、湖北副省长,这都是响当当的省部级大员,但出乎网友意料的是,这两位女官员都称不上以姿色见长,最多也只能说是长相平平。


左为金秋芬,右为郑兴华

左为金秋芬,右为郑兴华

从常理上来说,能成为贪官污吏的情妇,尤其是高级官员的情妇,应该都是比较漂亮的才对,按时下流行的一些“官场小说”的描写,这些高官情妇长得都跟妖精似的。的确,有不少事实能够支撑人们的这种想象。比如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的情妇是原铁路文工团歌唱演员罗菲,公安部原部长助理郑少东的情妇则是“头号警花”王菲,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情妇是广东卫视原主持人李泳,等等。

不过,并不是所有高官情妇都光彩照人。许多腐败案件披露出的事实显示,不少高官情妇都与金秋芬、郑兴华一样,只是颜色平平,反倒是一些科级干部包养的情妇个个精巧。几年前曾经有媒体对41个披露的省部级腐败高官做过统计,报告显示,41 名省部级高官中,有 36 名被曝拥有情妇,占 87.80%;高官平均案发年龄为 62.58 岁,其妻子平均年龄约 60 岁,而情妇则降至 51.42 岁。官员与情妇的平均年龄相差虽然有11岁,但情妇50几岁的平均年龄很难称之为年轻,其中许多也很难称之为貌美。典型如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的情妇王建瑞,原天津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情妇王小毛,由于真实图片难寻,在一些网络传播的文章中,给她们配的都是一些明星和模特的照片,文字描述还称她们为美女,但从实际长相来说,这两位情妇怎么看都与“漂亮”两字无缘。

那么,高官情妇不乏“丑女人”,这种现象应该如何解释?


为何高官可以不计较情妇相貌
       高官可以不止一个情妇。食色,性也,作为男人,高级官员在寻找情妇时,自然不会刻意排斥年轻貌美的。之所以有不少披露的情妇相貌只是平平,一个简单的解释就是,这些相貌平平的情妇,只是这些官员诸多情妇中的一个。事实也正是如此,今年通报的这两位女官员情妇,其依附的高官都不止一个情妇。前南京市长季建业落马后,有三名女性接受了纪检部门的调查,分别是扬州一家国资酒店副总经理、扬州市发改委官员和金秋芬。据称这位女发改委官员原是市政府办公室的打字员,皮肤白皙,送文件时常绕过秘书亲自送给季建业,后被季建业提拔为该市发改委副主任,季建业出行她都跟随。而原湖北副省长郭有明,据微博爆料也包养了情妇多名,囊括主持人、大学生等各行业美女。

所以说,并不能因为有些高官的情妇看起来姿色平平,就说明高官审美有问题,部分是因为这些官员往往有多个情妇,而且对姿色较一般的并不排斥。


相比起姿色,情妇的情商、智商和身份往往更被官员看重

当然,也有一些高级官员只有披露出来的这些姿色一般的情妇。之所以高级官员不排斥、甚或更看重这些姿色一般的情妇,部分原因在于,那些年轻貌美的情妇往往会过于显眼,人情历练等方面的不足也容易让事情“败露”。相比之下,一些姿色普通、年纪较大的女性,情商、智商相对成熟,身份方面也更容易进行“偷情”。此外,在一些高官看来,选择有一定地位的人来当情妇更符合他们高级干部的身份。

另外,女商人“主动出击”也是一个因素,万通董事长冯仑曾有个经典的论述,“因为领导身居高位以后,不像普通人有那么多自由选择的机会,往往都是别人主动,他们有时候很拘谨,很矜持。很多情感故事发生在偶然的场合,比如开完会以后,或者是在走路过程中,或者是在酒店房间里说话当间,三四十岁的女商人往往都会很主动。她们通常心机多,目的性很强,虽然可能姿色差一点;而这些贪官有时候压力大,急躁,孤独,所以别人一主动,他也觉得救急、解渴、方便,很快搭上了,甚至不可自拔。”


最重要的是,这种情妇往往更切合官员对“腐内助”的需求
刘志华与王建瑞左图为刘志华与王建瑞)

前述提及的王建瑞和王小毛这样的女商人,作为姿色平平的情妇的代表,能够与官员“一拍即合”,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契合了官员对“腐内助”的需求。王建瑞曾是一位建筑工程师,且颇具有商业头脑。在成为刘志华的情妇后,刘志华便利用索贿得来的资金帮助王建瑞成立工程项目管理公司,然后在刘志华的干预下,该公司获得北京市政府的重点工程“代管权”,承揽包括首都博物馆新馆在内的标志工程。甚至将触手伸至了万人瞩目的奥林匹克公园,包下了网球中心、曲棍球场、射箭场三大工程,赚取了大笔利润。而身材矮小、相貌平平的王小毛,也源于其过人的商业头脑,在李宝金的照拂之下,业务大为发展,成为天津有名的女商人。


(左为原天津检察院院长李宝金的情妇王小毛原天津检察院院长李宝金的情妇王小毛)

实际上,王建瑞和王小毛都是一种“腐内助”,在原配无法做到的情况下,情妇完成了协助贪官转移资产,或充当腐败交易掮客的角色。换句话说,官员需要这要的情妇,来把他们手中的权换为钱。在这种情况下,情妇是否具有姿色可以说并不重要。类似的,还有前不久曝出的华润老总宋林在香港的情妇,其主要的作用就是帮助实现腐败。

而选择女性官员成为情妇,同样是充满利益的考量,这些情妇既可以在官场上成为内援,也可以作为权钱变现的棋子。


而肉体关系的树立,可以让官员产生信赖

那么,为什么官员要让这些姿色平平的女性实现“腐内助”的作用,就一定要把她们收为情妇呢?很大程度上,这同样是出于利益的考量。因为这些女性成为“情妇”之后,他们就相当于“绑定”在一起了,要出事就一起出事,肉体关系可以让官员感到信赖。


情妇反腐,需特别注意这种“肉体腐败合伙人现象”

“情妇反腐”是近年出现的热门现象,一张艳照、一部视频对贪官带来的杀伤力,比上访举报、比纪检部门纠察往往要大得多。但需要指出的一个现象是,目前的“情妇反腐”,往往都是因为官员与情妇闹出了矛盾——不管是许诺的“正宫”地位没有实现,许诺的金钱利益没有实现,又或者是情妇感觉失宠吃醋——这种因双方撕破脸而发生的“情妇反腐”,可以说有相当的偶然性。

然而,对于那种情妇姿色平平、却极能充当好“腐内助”的“权色交易”,还很少听说有双方撕破脸现象的发生。因为这种现象官员与情妇之间的利益更为一致,甚至往往连官员的“原配”都默许这种“腐内助”的存在,因为她能给他们都带来巨大的好处,官员与情妇之间,实际上是一种合伙人的关系。情妇姿色如何,自然就无足轻重了。

在这种情况下,反腐如何入手,如何破解这种深层次的腐败合作关系,需要进一步的攻坚。

(来源:腾讯网)

 

【视角】 高官情妇为何不乏“丑女” - 爱君 - 爱君小屋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