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爱君小屋

-----行君子之风 立君子之德 标君子之魂----- 

 
 
 

日志

 
 

【诗评】 诗非“理”,创新非立异  

2014-07-04 09:09:28|  分类: 诗词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非“理”,创新非立异

 

“以上各评家皆有理,但有理不等于有诗;诗是各种“理”、“情”以及适宜的环境和合情合理的激励,  加在一起,孕育出来的旷世的文化奇葩!” ——(2013-03-02 11:41:56)新浪网博客

  我之所以将以上的博客短评又晒出来,是受了黄淮老师的激励:时隔一年又一季度多了,他还喜欢我这一短评!本人大概被当代新诗界误认为是“学院派”的老学究,所以在展开说明上面的短评前,有必要先考查一下自己对新事物是否还有感受能力?2011年我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了《诗路历程——诗歌意象纵横论》一书,正文的开头就引了互联网上“秋雁南回文学社区”那里谦称为“小棋子”的楼主的短诗《计算器》(2003):

      加上我的诚实

      减去我的浮华

      再用妈妈给我的恩赐

      平方

      几十年奔波挣扎

      精打细算  分毫不差

      是正是负?

      关闭前------清零

我同多数网友一样,认为这首“清新隽永、回味悠长”的哲理小诗,其实也是作者“诗意地安居”(荷尔德林的诗句)的写照。它的诗意以及“关闭前--清零”云云的“后现代”式的调侃,大家心知肚明,就不多提了。有两点今天再提出或者还有意义:

   1,此“哲理小诗”看似与多年来流行的“自由诗”无别,其实,它具有适度参差的节奏和除了最后两句相声式的“调侃”之外,其他六句,句句押韵。我认为它达到“诗”的水准了,并没有说可以作为独一无二的“样板”;要成为“旷世的文化奇葩”的中国现代诗肯定是多种多样的,这要“上下齐动手”去开拓和发现;我这一小发现,没有引起多少注意,所以多年来很少见到“小棋子”之流类似这样的短诗了!相反的,网上有不少诗评家为当今的“无韵汉诗”辩护,其中最有力的莫过“汉语的平仄四声足以支持任何汉诗的音乐性”,还有,“古诗用来吟诵,今诗用来感受,故不必多讲究韵律”等说辞。这些论者都因对钱钟书先生在《谈艺录》中总结的“以不文为文,以文为诗”的文学进化规律认识不足。如果个人满足于“不文”或“文”,那不好干涉;如果要推广这种“散文诗学”,那便要拿出些成功的实例(快百年了,这种“诗学”在中国以至于世界,都未见长时间成功过,加油吧!)关于“以文为诗”,上面提到的拙著《诗路历程——诗歌意象纵横论》用了1/3篇幅谈它。唐代杜甫、韩愈等带头,宋代诗人词客几乎都跟上,他们一般都“老来更于诗律细”,倡导“以文为诗”只是要借力于文的“理路”;后现代诗论则相反:诗不要文的“理路”,只要文的“散”,诗律更别提!

   2,上引的小诗中三、四句(“再用妈妈给我的恩赐/平方”)值得注意,尤其“平方”一词单独成行(即一诗句),并与第六句的“精打细算”押近似韵,说明作者十分强调一个人一生成就中对于前人的继承的部分。这点在我国现代诗实践和理论中尤其薄弱,不是用“朦胧诗”否定掉“五四新诗”,就是又用“后现代诗”否定掉“朦胧诗”……如此反复进行,就跟“历史周期律”差不多了。我认为,这是用实践性的诗性创造去套某种疑似的“理”或“模式”;就算你拿出一首比较成功的“后潮流诗”及其理论梗概,或者找到写它的代表诗人,也保证不了后继者照样成功。所以,我对二十来年来我国诗坛以及大、中学校多多少少把不幸的“诗痴”海子当作现代诗事业上成功的“偶像”,很不以为然。海子从他“成名作”《亚洲铜》直至最后的“绝命诗作”之前,没有写过一首有他之前好的或一般的“汉语诗”味道的诗,这种“创新”没有任何继承的成分,只能叫“立异”。从他未成年就上北大哲学系来看,等他艰难地输入了那些枯燥的概念之余,也只能去找神秘、怪诞的西方近现代文艺思想流派来消遣,决看不上五四以来的新诗。因此,包括我和他的诗友在内,一般人都看不懂他的诗。他的死亡,给了他一种“神秘的包装”,之后他的粉丝就主要从哲学或宗教的角度深入他的诗;如果“在诗言诗”,只有最后一首还值得拿出来讨论。我的《诗路历程》至少有两处谈到他,主要也是关于这首诗。它重复着“明天”怎么怎么;诗里的“明天”仿佛是“彼岸”,与“梦”都不能同日而语。但是,直到下笔写该书的某一天,我才恍然有悟:他“今天”要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其实是他的“死地”或“阴宅”的风水!于是,我才敢断言:此诗并非“阳光之作”。后来也有个别的评论家这么说,但至今在电视广告等公众舆论界,有时还能看到关于它的正面宣传。

        鉴于以上关于诗的形式和诗的思想两方面的问题(它们在习作者那里其实是统一的),尤其是它们在网上的表现,我认为这些不仅要引起文艺创作和理论界的重视(实际上已经很重视),更多地要引起文教部门的重视。这样可能还会促进诗歌创作的功利作用(唐宋诗歌创作的繁荣与此作用的关系较大),对于社会稳定和提高我国文化产品的质量都有助益。更多的想法,可见我近来的一些博文和微博:

 

附1:[转载]中国当代新诗界十大怪现象

(2014-06-15 00:09:00)

拙评一:这些现象有些像,最好逐条,更理想是单另,细分析!如有矫正办法更妙。如果批评家到位,不到位的诗人再多也翻不了诗的天。

拙评二:“翻天”很明白,即“旧的”诗亡,西方老批评家提出快一个世纪了,因此有人尝试以“现代”或“后现代”来复活;人家未成功,甚且垂垂入暮,不明就里的人却以为是“捷径”!当然,也有人只知国粹,却不知诗经里的诗从入选之初的叶韵配乐到孔子私家编订成“经”之间,大部分都经过官方上百年的筛选和加工。

拙评三:据我体会,不论诗人新老,也不论其诗艺好赖,其诗作都比任何其他表现都更真实地反映其综合素质和当时的情态。因此,我也来个不正经的建议:各公私单位的主管,尤其人事,都要通过基础的诗学培训,以后录用人才均需“参考”候选人一首不超过40行的短诗。

原文地址:中国当代新诗界十大怪现象作者:网络诗选

【一家之言】

附文:《中国当代新诗界十大怪现象》 (作者:老憨 )

网络诗选(2014-06-14 08:05:19)

怪象一:喜欢扎堆,却不喜欢谈诗歌。
——新诗作家凑在一起,很少谈及诗歌本身,交流作诗心得,探求作诗规律,总结作诗得失,拿出作品让大家评判,“以诗会友”成为一句空话。好像大家都跟诗歌无关,诗歌不是大家最关注的话题,热衷于题外话、口水话、废话。
怪象二:喜欢朗诵,却不懂平仄韵律。
——没几个新诗作家下功夫研究过汉语音节、拼音、音律、平仄、韵律,完全意识不到这些东东跟作诗有什么关系,以为已有的语文基础就可以作诗了,创作时根本就没有给人朗读的概念,自以为充满感情的、声嘶力竭的朗读就是诗歌朗诵,其实跟朗诵无关。
怪象三:自己的作品,背不出来。
——本来诗歌是精炼的短小文体,作诗又颇费心机,按理说随时可以背出来,但是,我们看到,即使有充分准备的新诗朗诵会,很多人还是手捧稿子在……念。
怪象四:爱出书,却不爱看书。
——新诗界似乎出书成瘾,不管有没有人看,值不值得,烧钱不眨眼。但是,新诗作家,特别懒于看书,不仅不看古典书,即使诗友之间,诗集也束之高阁,很少有人能耐心看一看,提出中肯意见,好像阅读诗集是评论家的事情。
怪象五:个个是诗盲,却人人是大师。
——新诗作家没有“求教”、“拜师”的说法,请教是小说、国诗、书法、绘画、篆刻、摄影、音乐……的事情,因为新诗界人人都是大师,人人自成一家,人人都掌握了宇宙作诗大法,下问是很羞耻的事情,是大师不屑于干的。
怪象六:非正常死亡和精神病患者明显比其他艺术类多。——海子卧轨、顾城斧妻、食指精神病、徐迟跳楼、吾同树上吊……时有耳闻,见怪不怪,成为文学界一景,这都是新诗没有规则惹的祸,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任由意识、潜意识泛滥,极易精神出轨,陷入迷茫。
怪象七:你批你的,我写我的。
——新诗一开始就被诟病,闻一多先生力图把新诗格律化,阻止新诗无节制泛滥,努力几年后只能哀叹“唐贤读破三千纸,勒马回缰作旧诗”;活了98岁的季羡林大师,2009年去世前也发出警世直言“我认为新诗是一个失败”……新诗作家的战术是:争不赢就狡辩,狡辩不了就跑。你批你的,我写我的。
怪象八:真正的艺术场合,难觅新诗作家影子。
——好歹是个作家,文化人,可是,一些艺术活动,如书画展、楹联征稿、文史讲座,很难看见新诗作家的影子,好像新诗作家是天外来客,独立于各种艺术之外,不吃人间烟火。事实上,这些文化艺术活动,也从来没有邀请新诗作家的打算,能干什么呢?
怪象九:“流派”泛滥,诗界颇像官场、商场、戏场。
——新诗没有艺术准则,人人自成一派,所以,新诗“流派”泛滥成灾,颇似官场“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于坚的“低诗歌”、赵丽华的“梨花体”、车延高的“羊羔体”这些众所周知的恶俗,也成为“流派”,仿效者众,高贵的诗歌竟然变成了下水道。新诗界被污浊世风侵蚀最为严重,深深打上官场、商场、戏场的烙印,多少新诗作家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怪象十:糟蹋汉语言,却梦想获诺贝尔文学奖。
——新诗作家最热衷于获奖,国内的鲁迅文学(诗歌)奖已是小菜一碟,他们的终极目标是诺贝尔文学奖。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炒某某新诗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假新闻。连汉语法都没学好,人话还讲不好,以扭曲、糟蹋、生造、乱造汉语言为能事,缺乏基本的作文技巧,靠一帮准文盲、文史盲、诗盲、断句分行大师,就幻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附2:

拙 评:写诗无非两种作用:1,表情言志;2,艺术创新。目前只以1为重,大家思想,甚至信仰有疙瘩未解,诗最能推心置腹地掏出,其特殊的语言形式要求,还可以弱化情志中的负面作用(标语口号式的非诗除外)。如果仅仅让诗起这种作用,自然就各随其便,这种诗即“后现代”的“消费性文化”,延续的时间和作用都很有限。所以我们还需要讲究2,艺术创新这一作用。无论采用哪种诗体都离不开这一法则,像鲁迅所说的,如果翻不出唐诗的手掌,最好别写旧体了,写出来,也就起到1的作用。新诗脱胎于旧诗,受外国影响,但语言DNA没变,快百年了,要创新就还找不到北吗?问题是现在写诗的人多半无师自通,或从“翻译诗”或从“前诗经”起步!如果从高中开始的语文课中开设一年“诗学专题”,就请博主黄老师主编相关的教材,情况也许会大有改善。 ——看到黄淮的博文《[转载]梁志宏评论:新诗和新诗格律化试验岂容否定---评李珂先生《新诗格律化:注定》有感而发的评论

  

【诗评】 诗非“理”,创新非立异 - 爱君 - 爱君小屋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